亚马逊“氪金”微软,云计算要变天了?

中国云出海暂无虑。

文|锌刻度 陈邓新

编辑|高智

云计算赛道,传来一声惊雷。

前不久,《商业内幕》报道,亚马逊与微软达成交易,前者承诺五年内投入超过10亿美元,以获得逾100万份 Microsoft 365的许可证,从而成为后者的云计算客户。

这意味着,亚马逊与微软似乎要化敌为友。

那么,如若亚马逊与微软从对手变朋友,躺枪的到底是谁?行业生变,是否冲击云计算竞争格局?云计算的国内中小玩家,生存怎么这么难?

“三国杀”生变,甲骨文躺枪

亚马逊,妥协了。

多年以来,亚马逊与微软一直在云计算赛道上捉对厮杀,双方合作都鲜见,更不用遑论签10亿美元的超级大单。

事实上,亚马逊此前虽然一直用Office了,但都是本地版,不想为微软的云计算业务贡献一丝的力量。

之所以如此,或与术业有专攻有莫大的关系。

一名私募人士告诉锌刻度:“亚马逊肯定不想为微软作嫁衣裳,但微软在云办公这块可圈可点,的确难以替代,亚马逊找了一圈发现没有替代品,不得不与微软从竞争关系走向竞合关系。”

此背景下,甲骨文躺枪了。

甲骨文的底色为数据库,曾经称霸全球,然而亚马逊抢了甲骨文的生意,拉开了云计算厂商去甲骨文化的序幕。

数据库之争的背后,实则是云计算的要求更为严苛,数据库必须自主可控。

如此一来,无论是国外还是国内,云计算玩家纷纷切入数据库赛道,亚马逊AWS开发了Aurora与Redshift,微软Azure开发了DocumentDB、华为云开发了GaussDB、阿里云开发了AliSQ与OceanBase、腾讯云开发 TDSQL……

亚马逊,从而被甲骨文视为始作俑者。

为了不成为时代的眼泪,甲骨文2010年选择拥抱云计算,并收购多家云计算公司,向亚马逊叫板。

然而,转型谈何容易。

据公开数据显示,全球云计算TOP 3,一直为亚马逊AWS、微软Azure、阿里云,唯一具有挑战资格的是谷歌云,甲骨文还差点意思。

于是乎,甲骨文2019年选择与微软结盟,联手抗衡亚马逊。

这么一来,甲骨文的云计算业务有了起色,反映到资本市场则是股价攀升:2019年股价最低为44.41美元,到了2023年上半年股价创下127.54元的历史新高,1999年之后甲骨文从来没有这么风光过。

万万没想到,甲骨文与微软联盟的裂缝,藏不住了。

更为麻烦的是,甲骨文的业绩也有了疲态:2024 财年第一季度(2023年6月至 8月),云收入为46亿美元,同比增长30%,而上个季度的增速为54%,低于华尔街的预期。

“阿里云们”,该不该慌?

相较甲骨文,中国玩家暂时可以高枕无忧。

首先,着力点不一样。

由于欧盟与美国的种种因素限制,中国玩家出海的着力点在东南亚,而亚马逊AWS、微软Azure的主战场为欧美。

双方的对立,没有那么激烈。

据Gartner的数据显示,印尼、菲律宾、泰国等多个国家云计算市场增速均在60%左右,远超欧美,且阿里云在马来西亚等市场、华为云在泰国等市场已取得局部优势,足以与国际巨头分庭抗礼。

深耕东南亚之外,中国玩家也在发力中东:阿里云在沙特首都利雅得设立了数据中心,并与中东最大电信运营商沙特电信成立合资公司;华为云在沙特首都利雅得落地,利雅得节点将成为华为云服务中东、中亚、非洲的核心节点。

其次,适应性更强。

中国玩家在海外的主流打法不是降价,而是拼服务、拼技术、拼试错成本,自然有了差异化竞争力。

对此,《科创板日报》报道:“相比亚马逊等国际厂商,中国云厂商天然具有价格优势,即便中国云厂商不愿在东南亚重复国内价格战,中国的云、软件产品依旧比国际厂商便宜30%-50%。此外,面对中国企业,客户通常可以通过微信、WhatsAPP直接提需求,响应时间以小时为单位,解决问题以天为单位,而国际厂商解决问题通常在数周后。”

更为重要的是,努力扬长板、避短板。

譬如,华为云在海外开放了盘古大模型2.0,向海外输出大模型能力,与国际巨头站在同一起跑线。

再譬如,腾讯云在社交、音视频的底蕴深厚,出海侧重社交娱乐,从而成功在海外占据一席之地。

再次,基本盘无忧。

亚马逊AWS也好、微软Azure也罢,在中国市场都无关轻重,中国本土品牌牢牢掌握了行业的话语权。

据公开资料显示,阿里云、百度智能云、京东云、华为云、腾讯云、天翼云、移动云、联通云等才是中国云计算赛道的头部玩家。

图源:canalys

头部玩家,各有千秋。

譬如,AI一直是百度智能云的底色,凭此百度智能云连续多年稳居AI公有云服务市场第一,而随着AI能力成为上云的首要指标,百度智能云被外界寄予厚望;

再譬如,京东云走得不是最快的,却是扎根产业最深的,由于产业数据积淀丰富,从而在产业的专业深度、服务精度、迭代速度上独树一帜,成为产业上云的领头羊。

行业内卷,中小玩家日子难过

与头部玩家的开疆拓土不同,中小云计算玩家却在走下坡路,市场份额缩水不说,更是在资本市场连连败退。

被誉为“A股云计算第一股”的优刻得,2020年1月20日登陆科创板首日涨幅为119.53%,收盘市值为308亿元,截至2023年10月26日,市值仅剩下77.03亿元。

而赴美上市的“中国云计算第一股”金山云,上市首日市值为47.7亿美元,颠覆时期市值接近150亿美元,截至2023年10月26日,市值仅剩下10.76亿美元。

一言以蔽之,哀鸿遍野成为中小云计算玩家的常态。

一方面,成为价格战的牺牲品。

长期以来,价格战一直是全球云计算的主基调:在国外,亚马逊AWS乐此不疲,“降价是我们的核心策略,我们认为降价是件很平常的事”;而在国内,阿里云是降价的主要推手,降低了上云的门槛。

由此一来,跟进成为玩家们的必选项。

可惜的是,跟进的代价远非中小云计算玩家可以承受,优刻得、金山云等昔日的主力选手逐渐掉队了,沦为市场的“others”。

另外一方面,难寻差异化竞争力。

云计算之争,不仅仅是价格战,也是竞争力的比拼,中小云计算玩家的体量与互联网巨头不在一个档次,导致基础设施、AI能力等跟不上。

更为麻烦的是,随着云计算的竞争加剧,头部玩家也在下沉,抢占细分应用场景,进一步挤占了生存空间。

强者恒强,弱者恒弱,成为行业的真实写照。

总而言之,云计算赛道有了微妙的变化,亚马逊与微软有了化敌为友的迹象,但不会改变整体的竞争格局,该卷的还是会继续卷。

那么,中国云出海,依然大有可为。

声明: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,不代表浑水号立场。 未经授权不得随意转载,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